萬事可問 命理 感情挽回 風水 西藏占卜 奇門遁甲內觀卜氣法

無緣的孩子,嬰靈纏身處理

2019-11-22

人身難得!

如果是您,好不容易有當「人」的機會,偏偏錯過因緣,您會開心嗎?尤其是在「人為且非必要」的情況下被剝奪當「人」的機會,您能不怨嗎?如果您不開心,如果您有怨,而且知道是誰讓您無法平安出世,您是不是會生起報復心呢?

大三那年,育佩遇到了她的初戀男友,那時他研究所剛畢業,準備要去當兵。初戀很開心,雖然進了軍營後他們就分隔兩地,但一有休假就會從軍營趕來看育佩,小小的兩人世界填滿了甜蜜,讓她過得很幸福。

好不容易走過他退伍、進入職場,並且陪他從公司基層一步步當上小主管,她看生活逐漸穩定,就起了結婚的念頭,育佩想當他的妻子。本以為走上禮堂是必然,但她看他遲遲沒有求婚的打算,就忍不住主動提起了,結果他說自己還年輕,正處於需要再往上爬的階段,而且他早就打定主意,至少要有兩百萬存款才敢結婚。

那時育佩才意識到,他沒有想像中的愛她,反而更愛他自己。後來,他們發生一些不開心的事,他就把她給甩了,但諷刺的是不到半年時間,他就和另一個女人結婚。那是他公司新進的女員工,人長得漂亮,家裡還有點錢,因為意外懷孕了,所以他決定負起責任,把她娶進家門當老婆。

或許是受到太大的打擊吧,在初戀情人結婚之後,育佩的人生就愈來愈灰暗了。好久好久都沒交新的男朋友,工作也不太順利,一年之間可以換好幾份工作,每一次都是被老闆趕走的。育佩的身體還開始變差,莫名其妙就會胃痛,接著連拉好幾天肚子,人也因此變得消瘦,印象中體重的最低記錄一度來到38公斤,嚇得她的媽連煮好幾天雞湯幫她進補。

身體不好,自然也給育佩的工作帶來影響,那陣子好不容易在一間公司裡存活下來,沒有犯下讓老闆把她逼走的大錯。但有次和同事小羅約好一大早要去客戶公司做簡報,她必須上台報告,臨出門前肚子突然又不舒服,接連上了好幾次廁所都沒搞定,只好打電話拜託小羅幫她代打上陣,才沒讓公司丟掉一筆大訂單。

身體的不穩定,讓她開始變得沒有安全感,甚至會感到自卑,這也讓她對於愛情愈來愈悲觀,總覺得再這樣下去,自己應該很早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吧!於是她不敢談戀愛,不敢接受別人的追求,每次只要有異性朋友透露出一點追求的企圖,她就會躲得遠遠的。

她不想給人添麻煩,如果自己活不了太久,沒辦法陪另一半走到天長地久,那還是不要開始比較好,免得最後別人會傷心難過。好幾年下來,她拒絕過好幾位追求者,雖然不忍看他們傷心,但長痛不如短痛,她是認真的在替他們的未來著想。

慢慢的,她身邊的異性朋友愈來愈少,唯一能安全留著的,就是公司常和她出差打拚的小羅。小羅對她很好,經常在她出狀況的時候,給予最有力的後援,而且講話客氣又有禮貌,更懂得保持兩性間的安全距離,不會給她威脅感。

其實她也懷疑過小羅是不是偷偷喜歡自己,不然幹嘛要對自己那麼好?但他從沒表示過,她當然也不可能主動問他,兩人就保持著若離若即的關係,偶爾帶點好像有又好像沒有的小曖昧。如果不是育佩有次生了急病,爸媽剛好又去美國找姑姑玩,她一個人在家裡高燒不退又吐個不停,大概永遠無法確定小羅是否是真的喜歡自己。

那次,他從臉書上知道她不舒服,急得要育佩跟他說家裡地址,他要過來帶她去看醫生。儘管她一直說不用,如果真的不行她會叫救護車,但他還是堅持非要來一趟不可。講不過他,只好讓他來,結果他不但送育佩去急診,還陪她在那裡待了一晚。

躺在急診室走廊的簡易病床上打點滴,他就坐在一旁的鐵椅,整夜不敢睡的一直盯著,就怕她病情突然加重,或是要上廁所必須請他攙扶。雖然說了好幾次不用他這麼辛苦,要他趕緊回家睡覺,因為天亮後還要上班,但他說什麼都不肯走,還連同她的份直接跟公司請假,就是要把她照顧到好。

後來身體好一點了,可以離開醫院,他就送育佩回家,在互說再見之前,他認真的說希望能照顧她一輩子,問她願不願意給他機會。那一刻,想起過去受傷的初戀,想起自己身體的不穩定,雖然很想說聲我願意,但最後還是讓他帶著失望離開了。

從那天開始,小羅就開始躲育佩,除了公事之外,他不肯再多說一句什麼。她不怪他,因為他是真的不好受,如果勉強自己像過去那樣沒事般的互動,相信他一定更痛苦。後來,育佩不想兩人繼續這樣下去,只好主動離開那間公司。

和小羅說掰掰之後,才意識到自己其實是喜歡他的,但她沒辦法回頭去找他,只好繼續擁抱寂寞,過著一個人的生活。家族的親戚看她都沒好消息,當然也開始著急,小阿姨還說她肯定是缺桃花,要帶她去找老師看看。

育佩起先一直說不要,但小阿姨堅持要幫她這個忙,於是她只好跟小阿姨來找我幫她看看。原本來只是想做做樣子,讓小阿姨覺得她有乖乖聽話,她心裡安穩了就可以離開,但沒料到那天與我的碰面,竟然會是她人生的轉捩點。

我請育佩的小阿姨暫時離開,有話要私下跟育佩說,當小阿姨走了之後,我對育佩的第一句話就讓她哭了。「這些年,妳很想那個孩子吧?」一聽我這麼說,她人生最痛苦的回憶瞬間又回來了,那是某個天氣好到不行的下午,她躺在醫院的手術台上,讓醫生把已經成形的胎兒從她身體裡移除。

那是初戀男友的孩子,可是他不想要,還說如果她堅持要生下來,那兩人就只能分手說再見。她很想要那個孩子,但更怕男友會離開,在掙扎好久之後,他就押著她到醫院拿掉孩子。而這件事,也是她跟初戀男友分手的關鍵,因為她只要看到他,就會想起那個曾經在她身體裡活過的孩子。

我告訴她「那個孩子的身體雖然死了,靈體卻一直跟在妳身邊,且對妳有所怨恨,氣妳不要他,所以不願意讓妳好過。於是妳的工作不順,身體也愈來愈差,更有覺得自己不配得到幸福的罪惡感。」

她在我的面前,不斷跟孩子說對不起,哭到不能自己,桌上的面紙都抽完了,依然止不住淚水。

當眼淚流乾了,情緒差不多平穩之後,我告訴育佩從法會迴向給孩子,請他放下執念,到他該去的地方。另外,也要常念地藏王本願經迴向給孩子,並且要多多投入公益活動,幫無緣的孩子累積福報。

放下深藏在心裡的罪惡感,育佩開始感覺自己的人生不一樣了,職場上的表現慢慢被老闆看見,一些很久沒聯絡的朋友也陸續回到身邊,包括曾經對她很好的小羅。他依然單身,說還沒遇到另一個能讓他心動的女人,於是育佩鼓起勇氣,問他願不願意給她一個機會,兩人以結婚為前提試試看。

他毫不考慮,直接點頭說好,於是育佩就有了人生第二個男朋友,而且很有可能是最後一個,因為小羅真的對她太好了,好到她幾乎忘了初戀男友曾給過的痛苦。

過的痛苦。

留言區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