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事可問 命理 感情挽回 風水 西藏占卜 奇門遁甲內觀卜氣法

當下懺悔轉業,重新人生

2019-12-11

「叫我來這裡幹嘛啦!浪費我的時間,我朋友還在等我耶!」

預約時間還沒到,我就聽到辦公室外一陣喧嘩,有個年輕人在大吼大叫,還夾雜了些許髒話,讓我覺得好刺耳,超級不舒服。在那些怒罵聲中,我隱約聽到有個媽媽哀求的聲音,叫那個年輕人「不要這樣,給老師看一下啦!媽媽拜託你啦!」

我趕緊出去關心情況,一開門就看到一個媽媽拉著她的兒子不放,想把他往我辦公室的方向拉,但那個兒子的力量太大,甚至還動手推他媽媽,讓媽媽撞到了桌子。

最後,那個兒子頭也不回地走了,我走向那個媽媽,問到底是怎麼回事,她才說:「老師,我是今天來預約問事情的,拜託妳救救我兒子!」

我請她到我辦公室裡,先坐下來喘喘氣,再慢慢跟我說。

這位是陳媽媽,剛剛動手推她的兒子名叫志凱,今年才唸高一,年紀輕輕,卻是媽媽心中的沈重負擔,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。

「老師,志凱小時候真的很乖,很聽我的話,沒想到長大了變這樣……」陳媽媽顯得很痛心,不懂從小拉拔到大的兒子,怎麼會變了一個人。

陳媽媽說志凱讀小學的時候,在班上的成績一直都很出色,白天認真在學校上課,回到家也會主動寫功課,從來都不用她操心。但是在升上國中之後,就開始出現狀況了,那時有幾個同學很愛玩線上遊戲,志凱在他們的影響下,開始把注意力從書本轉移到手機上頭。

「我沒有禁止他玩,畢竟唸書壓力大,偶爾也需要放鬆一下,」陳媽媽回想當初,神情顯得感慨,「偶爾玩一玩沒關係,但我沒想到最後他會整個沈迷下去,而且一直跟我要錢!」

志凱當時喜歡的遊戲需要花錢購買點數,才能換得厲害的武器,不然就會一直卡關,但還在唸書的國中生哪裡有錢,當然是跟媽媽要。陳媽媽家裡又不是很有錢,也不喜歡兒子把錢花在遊戲上頭,自然不肯給錢。

「結果他突然凶我耶!我這輩子沒看過志凱發這麼大脾氣,嚇到我了!」

「他罵妳什麼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很難聽的話,三字經之類的,我都不知道他跟誰學來那些髒話,當下我真的沒辦法反應,不敢相信站在我面前的,是我一手帶大的兒子。」

志凱突如其來的爆怒,只是母子失和的開始,從那天開始,志凱動不動就會跟陳媽媽要錢,好的時候要個五百元,誇張的話就一次討個兩千元,讓陳媽媽愈來愈緊張,覺得必須硬起來拒絕他才行。

有一次,志凱又跟她要錢了,陳媽媽說什麼都不給,甚至還想沒收他的手機。這讓志凱抓狂了,氣得把客廳桌上的東西拿起來往地上摔,沒多久時間,客廳地板上散落了一堆碎片。

「我還以為家裡被子彈打過了,怎麼會那麼慘……」陳媽媽對那天的回憶還心有餘悸,更讓她痛心的,是志凱摔完東西後,直接到媽媽房間裡拿走她錢包裡的鈔票,然後就摔門去便利商店儲值點數了。

「那一刻我才知道完了,自己已經管不動兒子,以後他不可能會聽我的話了……」陳媽媽開始啜泣,像是這幾年的委屈都濃縮在這幾滴眼淚裡,讓人看了心疼。

國中階段,志凱沈迷於線上遊戲,功課就此一落千丈,爸媽拿他沒辦法,老師也無可奈何,只能眼睜睜看他考上不理想的高中,然後認識另一票壞朋友。

「那些新朋友,讓我兒子接觸到最不該碰的東西……毒品。」陳媽媽拿出手機,找出她之前偷拍志凱抽屜底層的照片。

照片裡,我看到一些菸草和吸食器,還有小小的封口袋裡頭裝著白色粉末。這讓我倒吸一口氣,儘管不清楚那些是什麼毒品,但感覺的出來志凱玩得很凶,那些東西應該要花不少錢吧。

「他也是跟妳要錢去買毒品的嗎?」我忍不住問陳媽媽。

「一開始有,我也不知道他是要去買毒品,還想說線上遊戲怎麼愈來愈貴了。」陳媽媽說她沒辦法給太多錢,偶爾就給了一兩千元打發一下,只求能讓志凱好幾天別再煩她。

但志凱沒多久又來要錢,而且是一次五千的要,這讓陳媽媽沒法接受,後來就算兒子爆氣翻臉,也只是一句「媽媽真的沒錢了」應付過去。

陳媽媽以為志凱就這樣算了,哪知道後面的事情更扯,志凱要不到錢,竟然就用偷的,不夠的話還會拿家裡的東西便宜賣給同學,好換取現金。後來,就是因為陳媽媽找不到自己的東西,想說大概被兒子帶去房間,就有次趁兒子不在,到他房裡找,才意外翻到藏在抽屜底層的毒品。

陳媽媽說難怪有一陣子覺得志凱好像變瘦了,晚上也都特別晚睡,然後白天怎麼叫都叫不醒,有時候就乾脆直接蹺課,在家裡混了一整天。原來那時候他都在吸毒,在學校就跟朋友一起玩,回到家就趁半夜躲在房間偷偷享用,圖的就是身體上愉悅的滋味。

「老師,我真的管不動志凱了,我甚至想報警叫警察把他關起來,但是我做不到……」陳媽媽激動的說,「老師,拜託妳救救我兒子,再這樣下去,他這輩子就完了!」

我請陳媽媽先冷靜一下,讓她知道我會好好幫忙處理,接著開始做密法,靠佛法的力量希望能讓志凱回心轉意,明白毒品對他的毒害將會毀了一生。除此,我也交代陳媽媽要專心念經迴向,幫志凱增添福報,另外也得花時間參與公益活動,最好帶著志凱一起參與,還能拉近彼此距離。

陳媽媽很認真執行我交代的功課,轉眼間,三個月過去了,有天下午,陳媽媽沒預約的就跑來,還帶了志凱一起到我辦公室。看到志凱,其實我挺驚訝的,因為他已經沒了上次見面時的暴戾之氣,反而很客氣地跟我點頭問好,一點都不像上次那個人。

陳媽媽不停跟我說謝謝,說好在有來找我幫忙,讓志凱開始覺醒到毒品的可怕,而且也意識到自己浪費太多求學時間,程度已經落後人家太多。現在的志凱轉學了,徹底離開過去那些會帶壞他的朋友,在另一個學校重新開始。

我看著陳媽媽臉上鬆一口氣的愉悅笑容,打從心裡替她高興,相信志凱走過這一關,以後必定會好好珍惜媽媽對他的用心,當個讓人可以放心的好孩子。

留言區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